新笔趣阁 > 网游竞技 > 超神机械师 > 944 蛊惑之盒
    惩戒者联盟没有建造太空堡垒的财力,总部是一艘停靠在星际空港中的大型改装飞船,名为惩戒者号,弗丁一行人没花多久便抵达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进入飞船,两人跟着瑞蒙德到处参观,惩戒者号的船舱构造是圆形大厅式,分为不同的功能区域,用走廊连接起来,形状像是串珠子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们的基地……这里是生活区,每个成员都有一间专属房间,我已经帮你们安排好了,各种生活设施齐全,随时可以休息……那边是实战锻炼区,往另一边走则是装备仓库……”

    路上碰到的同伴互相点头致意,几人走走停停,很快来到一片区域,弗丁扭头望向一个房间的铭牌,上面赫然写着“战利品陈列馆”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弗丁指了指这间房,他直觉这里面应该有线索。

    “哦!那是我们惩戒者联盟的荣耀证明。”瑞蒙德哈哈一笑,“这些都是我们打击罪犯获得的战利品,走走走,我带你看看,给你介绍一下咱们的辉煌事迹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走进房间,里面颇为宽敞,遍布着透明展柜,一部分空着,另一部分放置着不同的东西,有破损严重的兵刃,有断了半截的面具,有一片焦黑的电子眼珠,乍一看,还以为是某个后现代主义风格的废品艺术展览馆。

    瑞蒙德在前面领路,充当起导游,滔滔不绝介绍各个东西的来历:

    “这是悬赏金三十万伊纳尔的通缉犯【暴戾】的重型链锯斧,我们一位同伴在此战中牺牲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到这个电子眼珠没有,那是毒心博士的义眼,他被打得尸骨无存,只留下了这个高科技义眼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,那是血锤主教的战锤,保存还算完好,其他人刚放上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瑞蒙德的讲解,弗丁一边参观,一边仔细观察着这些战利品,在心里对比韩萧交给他的图片。

    忽然间,弗丁脚步一顿,目光锁定在了一个透明展柜。

    柜子里放置着一个造型古朴的白色盒子,约为两个手掌大小,盒子表面有着一些焦黑的污迹,看上去平平无奇,不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弗丁眼神闪过一抹喜色,指了指这个盒子。

    这就是韩萧指定让他寻找的东西。

    什么嘛,原来这么容易找,就放在仓库里,我还以为有多难呢。

    “让我想想……”瑞蒙德回忆了一下,握拳砸了一下掌心,“记起来了,这是一次地表文明行动的战利品,有一个家伙仗着星际走私而来的高科技武器,妄图征服一个地表文明,成为统治者,我们收到消息,前去讨伐,干掉了这人,从他老巢的仓库里,我们找到了许多战利品,这个盒子就是其中一件。”

    “它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弗丁很好奇,这次不是装的,黑星指名要的东西,他也十分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清楚它的原理和来历,只知道把他带在身上,心灵壁垒与念力强度都会有一定的提升,不过用的时间久了,使用者会出现幻听,会感觉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,心智渐渐扭曲,所以我们叫它【蛊惑之盒】,在一位同伴发疯后,我们就把他封存了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瑞蒙德脸色忽然疑惑起来,“对啊,我们把他封起来了,是谁又把这玩意放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直注视着盒子的弗丁突然眉头一皱,耳畔听见了若有若无的低语声,似乎有一个声音诱惑着他去触碰盒子。

    用念力一扫描,一层心灵能量场包裹着盒子,就像无形的镀膜一样,带有一定的心灵防御力。

    弗丁想看看里面有什么,用念力形成钻头,突破盒子的心灵潜流场,然而念力一接触盒子本体,就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吸力,他的脸色豁然一变,急忙切断念力,被割舍掉的心灵能量被盒子瞬间吞噬,如泥牛入海,再无感应。

    见状,瑞蒙德摆了摆手,无奈道:“别试了,没用的,我们的念力师早就测试过了,念力无法探测盒子里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盒子能正常打开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但是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。”瑞蒙德打开展柜,直接把盒子打开了,里面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这时,欧若拉戳了一下弗丁的后腰,比划了一个手势。

    弗丁立即就看懂了,意思是盒子里有一个生命信号。

    ‘黑星不会无的放矢,他要的东西果然有古怪。’

    弗丁暗道。

    瑞蒙德把盒子重新放回展柜,示意弗丁两人继续参观,两人也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参观了一遍基地,又认识了一些新的惩戒者联盟成员,弗丁和欧若拉告别瑞蒙德,回到各自的房间里休息。

    待了几个小时,两人才重新走出房间,径直前往战利品展览室。

    展览室里的战利品大多只有纪念意义,警戒设备比较低级,欧若拉拿出一个军团制式的自动化侵入设备,正准备插进房间大门的接口,却被弗丁制止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走进去?会触发警报的。”欧若拉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弗丁缓缓道:“黑星想要他们的东西,他们毫无还手之力,我不喜欢欺负弱小,更何况他们不是一群恶人,就算要拿走,至少让他们知道理由,我不愿意偷偷摸摸不告而别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好吧,假如黑星另有深意呢?”欧若拉犹豫。

    说实话,其实她心里也觉得,以两人的身份跑来这种小势力偷窃东西,好像有点跌份。

    “他没提特别要求,那就是没有,即使有……他也只会怪我一个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弗丁轻轻一笑,光明正大走进去,直接把蛊惑之盒抓在手里。

    嘀嘀嘀——

    他无视突然响起的刺耳警报声,带上欧若拉,大摇大摆前往基地飞船的大门。

    一路畅通无阻,来到舱门前,才看到瑞蒙德、塞利与一群惩戒者联盟成员守在此处,一脸复杂地看向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为什么要偷蛊惑之盒?”瑞蒙德脸色有些痛苦,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一幕。

    塞利咬牙,冷声道:“我差点就信任你们了!你们果然别有用心!”

    “也许他们只是被蛊惑之盒扭曲了心智而已……”瑞蒙德没有底气,只能用复杂的眼光盯着弗丁,眼里还带着微弱的期待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弗丁摇了摇头,迎着众人愤怒的目光,平静道:“我就是为了这件东西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救我也是预谋好的?”瑞蒙德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是运气,你信吗?”弗丁无奈。

    这时,塞利越众而出,抽出武器,指着两人,喝道:“我说过,只要让我发现你们别有用心,我不会对你们客气,既然你们自己承认了,要么立即把蛊惑之盒放下,放弃抵抗,要么就来试一试我的武器威力够不够大!”

    平静看着群情激奋的众人,弗丁缓缓道:

    “在艾尼亚枢纽战斗的时候,我和欧拉,救了你们不止一次,你们……真要和我们动手?”

    闻言,众人愤怒的气势顿时一滞。

    是啊,要不是治疗异能,他们在艾尼亚枢纽就会折损严重,说是救了他们所有人一命也不为过,虽然这两个人别有用心,可是恩情也是实打实的……

    大部分人面露难色,霎时间丧失了斗志,难以提起敌意。

    塞利也是如此,他立即摆脱了这种心态,狠了狠心,握紧手里的武器,沉声道:“一码归一码,你现在要偷走蛊惑之盒,就是与我们为敌,我们不会让你离开!”

    弗丁扫了众人一眼,突然微微一笑,卷起衣角,竟然席地坐下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立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,就耍赖呗?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瑞蒙德诧异。

    “等人接应。”甩出这一句,弗丁便合上了眼睛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有个性。”一旁的欧若拉满脸无奈,瞅了一眼发愣的众人,有气无力道:“还拿着武器做什么,真想攻击我吗?”

    塞利脸色阴晴不定,想了想,还是没有直接出手,索性收起武器,招呼众人做好应对准备,自己则在一旁死死盯着弗丁,监视着他的任何举动。

    正当众人做好准备,警惕性提到最高的时候,舱门忽然自动滑开,一个黑色的身影带着一堆手下,站在了舷梯下方。

    惩戒者联盟众人急忙转过来看了一眼,这一眼,所有人都愣住了!

    来的竟然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黑星军团,为首的赫然是黑星本人!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”瑞蒙德眼珠瞪大,一脸惊愕。

    韩萧瞥了他一眼,带着近卫官踏入船舱,径直走向弗丁。

    惩戒者联盟的成员忙不迭让开一条路,脸上不约而同带着浓浓的震惊之色……怎么会是黑星?现在这是什么情况!

    俯视着坐在地上的弗丁,韩萧有些无奈,“这么点小事,非要麻烦我亲自出面,别玩了吧。”

    弗丁笑了笑,拍拍屁股站起身,轻声道:“你知道我的性格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在苏尼尔的时候就知道了。”韩萧无奈揉了揉眉头,打趣道:“你这样乱来,让我以后不敢重用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有轻重缓急,我不想为了这种小事一步步拉低自己的底线,况且,你不该让我做盗窃的事。”弗丁眨眼。

    “真不让我省心,偷个懒好难。”韩萧扶额。

    人心思变,这种主角型人物有自己的原则,不能毫无限制使唤他们,好像不弄出点意外,就不能显示自己的非凡之处一样。

    听着两人对话,众人目光在黑星和弗丁身上来回转,满脸惊骇欲绝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!”塞利心里有点慌,忍不住喝问,语气却已经没了之前的强硬。

    哈达威看了过来,啧了一声,道:“他叫弗丁,黑星近卫官的副队长。”

    闻言,塞利浑身僵住了。

    他不敢相信这段时间与自己相处的,竟然是这等人物!

    这样一个大人物,杀死他如碾死一只蚂蚁,可笑自己刚才还以为弗丁是怕他们人多势众,没想到原来是人家懒得和他们计较,估计看他们就像看小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塞利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想到刚才对弗丁的强硬,心里又是震惊,又是臊热。

    这时,韩萧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行吧,既然你想让他们知道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转头看了一眼众人,韩萧直接把蛊惑之盒吸到手里,五指猛地用力,一下把坚硬的盒子捏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都感知到,盒子碎裂的瞬间,一股强横的心灵波动轰然爆发开来。

    惩戒者联盟大部分成员猛地脸色一白,捂住各自不同的听觉器官,脑海里响起刺耳的尖叫声对他们造成了精神伤害。

    这股在脑海中响起的心灵尖啸透着一股兴奋与激动,仿佛被囚禁多年的人终于重见天日一样的激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