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网游竞技 > 超神机械师 > 937 弗丁:运气好真麻烦……
    英特派斯不知道财团名字有什么含义,不过黑星在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脸上那古怪的笑容能让他脑补出一系列的爱恨纠葛,貌似有着特殊的含义,他心里暗暗嘀咕,脸上则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韩萧摇摇头,收起念头,敲了敲桌子道:“到了下一颗星球,我会让人把你送去破碎星环的军团总部,到了那里,你有时间慢慢熟悉军团的工作,我要说的就这么多,你可以走了,自己去做点功课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英特派斯点头,行了一个礼,转身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等他出了房间,西薇雅才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一脸好笑。

    “你也太记仇了,竟然起这么一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她虽然不是海蓝星人,但在韩萧麾下待了什么多年,也从别人口中得知了韩萧的早期经历了。

    “这才不是记仇呢。”韩萧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说起来,自己、海拉和欧若拉,应该是如今仅剩的三个前萌芽成员了……这么看的话,萌芽还真是卧虎藏龙。

    调侃了两句,韩萧才正色道:“言归正传,破碎星环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闻言,西薇雅也收起笑容,一脸严肃,汇报了一遍黑星军团与战争领域、无限财团的竞争进展。自从竞争爆发,韩萧便让西薇雅定期向他报告状况。

    目前,黑星军团剩余的合作企业大规模联合,一定程度遏制了无限财团的恶意收购,变成了拉锯战,而无限财团与战争领域那边也暂时改变了重心,从大肆收购业务渠道转为巩固已到手的业务渠道,从一开始的凶猛扩张变成夯实根基。

    因此,战争领域的作用就展现出来了,以超A级势力的身份,得以快速消化无限财团抢来的市场,导致战争领域的业务范围突破了窠臼,正在飞速扩大,日新月异。

    这两者有一定程度上的互补,无限财团砸钱开疆拓土,战争领域则提供多年经营的影响力与人脉,整合这些资源,两者合作的效率,产生了化学反应,互相反哺,发展迅速,正在追赶着黑星军团在破碎星环的地位。

    过江龙+地头蛇的组合才是让人头疼的地方,不然就算无限财团的钞票多得连天地银行都不敢这么印,对他的威胁也有限。

    霸者这吊人真能恰烂钱……听完报告,韩萧轻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等我进阶完了,不把你摁在地上摩擦一百遍,我的姓就倒过来写!

    韩萧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情况我已经知道了,你回去工作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就会使唤人,人家想和你多待一会都不行,自从我担任首席事务官以来,你对我越来越疏远了!”西薇雅不满地皱了皱鼻子。

    “我哪有。”韩萧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我已经很久没放假了,我可不想和珍妮一样脱发!”西薇雅气鼓鼓地双手叉腰,“虽然我情愿为军团效力,但你也不能把我不当人用啊!你该不会真以为我喜欢工作吧?!要不是为了你……哼!”

    韩萧无奈,只好安慰了一番,才把西薇雅安抚了回去。

    在军团成员眼里,西薇雅从不抱怨,形象干练沉稳,也只有在他面前,西薇雅才会耍一耍小脾气。

    到了下一颗星球,韩萧点了几艘战舰,把英特派斯打包运回破碎星环。

    自己则继续在帝国境内到处跑,一边找韭菜,一边锤炼气力。

    辗转于星座回廊各个星团、星系,到处游历,时间一长,各大势力也就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伴随着长期的游历,韩萧也把气力慢慢积累到了Lv19的临界点,距离进阶任务的要求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设置了最大重力拟态环境的重力修行室中,赤着上半身的韩萧悬浮在半空,双眼放射着强光,口鼻吞吐着闪电般的气流,呼吸间形成了一片雷云,吸气声如同轰隆隆的闷雷,呼气声如同劈啪作响的闪电,浑身缠绕着浓郁的械力电芒,种种迹象无一不显示着体内的气力处于最活跃的状态。

    嘶——韩萧深吸一口气,把械力全部收回体内,关闭重力拟态,在自身的感官中,被全方位重力压迫的细胞脱去了束缚,榨出了一缕缕新生的气力。

    “又练成了一门气力锻炼法。”

    韩萧眼中光芒收敛,打开面板瞧了一眼,满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是一门通过重力来修行的气力锤炼法,通过压迫与释放的方法提升细胞产生气力的极限,锻炼次数已经达到上限,榨干了价值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韩萧已经练成了好些个气力锻炼法,花费了他不少经验与精力,现如今气力上限已经达到了11w9000左右。

    “只差最后的1000点了,lv19的气力境界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韩萧揉了揉肩膀,接着控制身体,打开上半身闭合的汗腺,汗水顿时像涌泉一般出现,然而在离体的瞬间便挥发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生命层次可以完美掌控身体,流不流汗都在一念之间,激烈运动后,不愿意流汗也可以,只会有点不舒服而已。

    弄干净身体,韩萧摸了摸胸肌,低头欣赏了几眼自己黄金比例的健壮身材,这才操控衣服穿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嗤——合金门滑开,韩萧走出重力修行室,随便向经过的一伙船员颔首致意,接着来到走廊上,驻足望向观景窗。

    观景窗显示着外部的环境,可以进行缩放,此时观景屏幕俯瞰着一颗星球的地表,一座雄伟的星际都市坐落于此,飞船起起落落,在空中留下一道道久久不散的光痕,很是热闹繁华。

    “艾尼亚枢纽,星座回廊的著名星际都市,高级中转枢纽城。”韩萧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很热闹的星际都市,隶属于一名帝国超A级盟友势力,因为经营有方加上地理位置优势,艾尼亚枢纽成了帝国境内一个著名的地点。

    不过韩萧来到这颗星球不是为了挖人,只是舰队恰好需要补充物资,再加上欧若拉与近卫官们表示在船上待够了,纷纷表示想去大城市玩一玩,所以他带着人来到艾尼亚枢纽,已经在此停泊了好几天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鱼龙混杂,来来往往的旅人太多,为了不引起轰动与围观,韩萧让舰队进行了伪装,同时让菲利普掩盖了到访信息,并设置一个假身份,艾尼亚枢纽的智能没有能力鉴别出来,暂时无人知道他到访。

    打开面板看了看,此时状态栏上有一个进化者图腾的光环BUFF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一颗配备了进化者图腾的星球啊。”韩萧摸了摸下巴。

    进化者图腾的贩卖已经持续了不短的时间,帝国与盟友该买的都买了,已经大规模使用,一般都会用于殖民星,出现在星际中转站的情况倒是比较少见。

    韩萧浏览过近两年艾尼亚枢纽的资料,发现进化者图腾吸引了更多的旅客与游民,一些弱小的族群,甚至主动派遣一些族人长期居住在有进化者图腾的中立星球。

    一种新的移民现象因此产生,进化者图腾的影响开始潜移默化扩大。

    打量了两眼,韩萧离开走廊,来到干部活动室。

    平时有很多人在这里开设牌局,一直很嘈杂,但是此刻却很冷清,只有不到半数的近卫官在这里打着维恩牌。

    见到韩萧,众人纷纷扭头打了个招呼,又继续聚精会神打牌,眉头紧锁,仿佛棋逢对手将遇良才。

    韩萧走到桌旁扫了一眼,好嘛,妥妥的菜鸡互啄,战斗力和牌技果然没有任何关联。

    左右扫了一眼,没看到弗丁、哈达威等人,韩萧拍了拍一人的肩膀:

    “其他人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哦,他们都去艾尼亚枢纽玩了,哈达威带着一批人去……咳咳,去那种酒吧了,弗丁的话,我记得他好像和欧若拉一起去逛街。”这名天灾级近卫官挠头,“你要叫他们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韩萧摇摇头,左右无事,他懒得打扰自己的手下寻欢作乐。

    想了想,自己也不急着走,反正只差1000点气力,干脆待在这里,专心把最后一些气力练出来,搞定进阶任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艾尼亚枢纽,04号娱乐区。

    一场盛大的典礼正在这里进行着,街上人潮拥挤,种族各不相同,游行表演的车队缓缓移动,上面的表演者向着路边的观众做出各种奇形怪状的动作,时不时还有街头艺人在街边表演,十分嘈杂热闹,到处都充斥着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弗丁与欧若拉的面容都做过了伪装处理,行走在拥挤欢呼的人潮之中,欧若拉好奇地左顾右盼,弗丁则跟在欧若拉身上充当临时保镖,噙着笑容,时不时与欧若拉评论几句周围的表演。

    “哎,在船上待久了太闷,还是人多的地方比较好玩啊。”

    欧若拉手里抓着一串热乎乎的特色小吃,一边咀嚼一边含糊不清说话,心情挺不错。

    海拉喜欢一个人待着,欧若拉却比较喜欢人多的地方,小时候的苦难虽然让她在一段时间里患上了社交恐惧症,但经过这些年的调整,已经没有这方面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她大部分时间都和海拉待在一起,现在海拉出了远门,欧若拉也想到处走走增进一下阅历,不过喜欢热闹不全是性格因素,其中还有生理因素,她的异能可以感知生命气息,生命信号众多的地方,对她有一定程度的吸引力,身处这种环境,能够让她的异能变得活跃,从而产生愉悦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唔,我比较喜欢人少的地方。”弗丁耸肩。

    欧若拉白了他一眼,“你是喜欢二人世界才对吧,神交就那么好玩吗?你们是不是上瘾了啊?”

    弗丁不以为意,淡淡一笑,指了指太阳穴,“你让她害羞了。”

    欧若拉一阵肉麻,正想说什么,就在这时,弗丁眼神豁然一变,猛地踏前一步,摁住欧若拉的肩膀,盯着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“等等,好像有情况。”

    见状,欧若拉也没问,立马收起玩笑的表情,扔掉手里的小吃,伸手摸上了腰间的折叠枪械,瞬间做出战斗姿态。

    同时,她全力运转生命感应能力,顺着弗丁目光探测过去,蓦然发现几个本来不存在的生命信号突兀出现在远处,其中一个还十分微弱,似乎是重伤的状态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顺着感应快步走过去,拐进一条小巷,走过多个转角,越来越深入,四周渐渐没了路人的踪影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便来到异常生命信号所在地,然而眼前却是一片空地,表面没有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弗丁眉头一蹙,从怀里掏出一个魔法徽章,这是拉基送给他的礼物,是探测异常魔力波动的装置,此时正在剧烈震动着,指向前方的空地。

    “貌似是结界魔法,竟然能短期掩盖城市的魔力侦测装置,效果不一般,在城市里隐蔽了一片区域,不像是好人,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弗丁犹豫了一瞬要不要管闲事。

    但是还没等他做决定,眼前的空间忽然像是碎裂的玻璃一样,砰然炸开!

    咔啦啦——

    无形的结界被人从内部打破,一个浑身浴血的身影跌跌撞撞冲了出来,扑通一声倒在地上,身下的血泊渐渐扩大,两人眼前的空地顿时变了景象,出现了大量坑坑洼洼的战斗痕迹。

    除了这名伤员以外,还有几个人站在远方,手持长柄金属铭文战锤,披着黑色兜帽袍,袍子有着白色的纹路符号,戴着好几串造型特殊的项链,打扮得像是某个教派的牧师或僧侣,一滴滴鲜血从战锤上滴落。

    显然这里刚才发生了一场围殴。

    可能因为结界被破,不想引起更多的注意,这几名牧师打扮的人毫不留恋,扭头就走,速度极快,迅速消失在两人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弗丁想了想,因为不知道这群人底细,他也没有追击的打算,上前扶住这名只剩一口气的重伤员。

    然而还不等他开口询问,这名重伤员猛地抓住他的衣服,手指死死攥紧,嘶哑而急促开口:

    “阻……阻止……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这名伤员又倒了下去,陷入昏迷,在弗丁衣服上留下一个血手印。

    两人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唉,用你的能力救一下他吧,既然碰上了,至少要问一问是怎么回事,我有种预感,总觉得这好像不是一件小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弗丁无奈地摇了摇头,忍不住低声喃喃自语: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总是能遇上这种突发情况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