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网游竞技 > 超神机械师 > 867 星瞳神族,示威
    敲定了行动方案,这支帝国人马分成三队,米利扎乌斯等人护送四名封印在琥珀中的俘虏回归中央星海,塔尔罗科夫留下来统筹舰队,处理手尾,韩萧与赫伯尔则没有多逗留,前去和待命的帝国舰队汇合,打算一起前往星瞳神族的地盘。

    目送帝国舰队离开,韩萧转头望向飞船虚拟屏幕中赫伯尔的身影,笑道:

    “这次又是我们结伴行动呢,到了星瞳神族以后,希望你能贯彻一下自己的绰号,霸气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虚拟屏幕一黑,赫伯尔关掉了通讯,表示不想和韩萧说话。舷窗外,战争领域的舰队调头离开,化作流光遁向星空深处。

    韩萧啧啧摇头,随即拨通西薇雅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让梅洛斯调遣一些舰队前往这个汇合地点,星图坐标我让菲利普发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。”

    简短交流一句,韩萧便结束了通话,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西薇雅能干,什么事吩咐给她,基本都不用自己操心。

    “感觉我越来越像艾默丝,成了一个甩手掌柜……”

    韩萧把玩着通讯器,忍不住轻笑了两声,他突然想到了,要是自己成了艾默丝,那西薇雅不就是他的珍·秃头·妮吗。

    前世英姿飒爽的机械女骑士,变成了现在行事干练的军团事务官、团长小秘书,他也不知道哪一款在玩家眼里更有魅力,只知道西薇雅在军团玩家之中的受欢迎程度貌似也很高。

    这时,狂天猎主动凑到了身边,用头拱了拱韩萧,韩萧嘴角一抽,伸出手抚摸狂天猎送到面前的脑袋,狂天猎发出呼噜噜的声音,前腿伸直抠着地面,背脊拉伸,主动低下头让韩萧一顿乱盘,像是宠物撒娇一样。

    只有在赋予他生命的韩萧面前,狂天猎才会露出这番姿态,作为兽型机械生命,他貌似对自己的定位有些偏差,韩萧查过他的上网记录,发现他除了战斗资料包以外,还在网上下载了无数宠物卖萌录像,貌似一直在勤奋学习着身为宠物的各项技能,与他狰狞的外观形成了让韩萧心里直冒冷汗的反差感。

    盘他吧,手感不咋滴,不盘吧,又好像不太尊重他的苦功……

    银闪光冷眼旁观,心里暗暗不屑:

    ——哼,舔狗!

    韩萧想了想,又向艾默丝发去了通讯申请,艾默丝气质高贵又似笑非笑的容貌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找我有什么事呀?”

    “我这边有个任务,准备去星瞳神族欺负一下西斯科,你有没有兴趣?”

    艾默丝右手支着下巴,袖子滑落,露出一截雪白纤细的小臂,她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你最近没有正事的时候是真的不喜欢找我闲聊。”

    “来不来嘛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看看行程表。”艾默丝抬起双眸,目光越过屏幕,望向旁边的人,慢条斯理问道:“珍妮,龙坦最近有什么任务需要我做吗?”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屏幕外才响起一个咬牙切齿的憔悴声音。

    “有……但是你做过吗?”

    艾默丝闻言,直接挥了挥手,韩萧也看不见屏幕外发生了什么,不过珍妮的声音却是消失了,不知道是不是中了力场的袭击。

    “我正好没事做,就过去转一转吧。”艾默丝似笑非笑,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韩萧点点头,选择性无视了刚才一幕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是帝国的任务,应该不止你一个人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除了我以外,赫伯尔也一起行动,还有一些帝国舰队。”

    “赫伯尔也去?”艾默丝眼睛一眯,“哼,懒得见到他,我不去了,你和他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艾默丝便挂断了通讯。

    韩萧眨了眨眼睛,对着漆黑的屏幕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艾默丝对赫伯尔意见这么大的吗,说反悔就反悔。

    看来还是低估了赫伯尔以前钢铁直男式求爱降低的好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赤色帝国手握四名俘虏,在全宇宙范围内刷威望的时候,星瞳神族所在的永夜星系迎来了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母星,政务大楼,机事阁。

    西斯科掌握最高权柄,机事阁则是辅助他管理政事的机构,机事要员一部分是高层实权官员,这种制度显然有着弊端,但对于西斯科来说这都不是问题,他的实力与威望就是话语权,念力又能识别想法与情绪,没有任何人能架空他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西斯科在外跑路,由机事阁负责政府的日常运转,双方倒没有断了联系,西斯科虽然在逃跑,但一直在远程处理着族群的事务,只是他不在家,也没有公开露面,最近宇宙里沸沸扬扬的舆论风暴让星瞳神族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特别是最近帝国捉住萨格曼和泰勒迪,这引起了星瞳神族公民的担心,生怕自家的领袖也被抓走了,还害怕赤色帝国对星瞳神族进行报复。

    各种忧虑之下,相当一部分人心中暗暗埋怨西斯科——没事干嘛趟这个浑水,搞得现在这么被动!

    这种观点在星瞳神族的网络上流传甚广,一小撮人由于自身安全面对威胁,于是对西斯科这位领袖产生了不满,至于西斯科曾经的功劳,并未影响他们的判断,升米恩斗米仇是一部分人的人之常情,可惜西斯科没成功,不然舆论走向也会变成歌功颂德。

    不过小部分群众的偏激观点,并不能影响到一个准星团级文明政府的稳定,西斯科对族群的掌控力也不是纸糊的,即使前路未明,政府依然兢兢业业运作着。

    机事阁下达了指示,让人在网上宣扬西斯科是为了夺回镇族之宝才陷入这种状况,塑造西斯科为了族群的尊严不惜亲自冒险的形象,狠狠压下了一批不满的言论,控制了舆情。

    此时,机事阁大殿内,众多机事要员正在商讨着该不该进入更高一级的战时紧急状态,迎回西斯科,用军队将他保护起来,不惜与帝国对峙。

    一干军方高层也参与了会议,各持己见,激烈争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名军方高层接到了一则情报,脸色大变,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,嘴唇哆嗦,用颤抖的语气读出这份情报:

    “第17号边境哨所探测到大规模的帝国舰队压境,已达到千万级别,其中混杂着黑星军团、战争领域的战舰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在座所有机事要员大惊失色,一脸骇然。

    难道最坏的情况发生了,帝国舰队真打过来了?!

    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,第二则情报紧接着到了。

    “对方停留在边境,并未强行闯入,正在与哨所军官交涉,已确认黑星与霸者坐镇这支舰队,意图不明。”

    在场机事要员悬到嗓子眼的心又缓缓落了下去,望着这名军官的眼神都有些幽怨。

    说话能不能别大喘气,把咱们给吓的!

    震惊的情绪消退后,众人的理智才重新上线了。

    “也对,才上千万艘战舰,不像是来开战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来意,难道是逼迫我们交出领袖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可怎么办,那我们不还是会和他们爆发冲突吗?”

    众人神色为难。

    很快,第三则情报又通过量子通讯实时传了回来:

    “黑星与霸者表示,他们只是来星瞳神族做客,希望能与西斯科面谈。”

    机事要员们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带着气势汹汹的军队来做客,当我们是大笨蛋吗。

    来者不善啊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如果拒绝他们的要求,他们是会在边境外等待,还是会使用武力?”一名机事要员犹疑着开口。

    众人无语望着他。

    你以为赤色帝国派出部队和两个超A级来到我们的地盘是来旅游的吗,敢请他们吃闭门羹,那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,人家怎么可能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小老弟,你怎么混进机事阁的,是不是有后台?

    “这件事超出了我们的职权范围,禀报西斯科领袖吧,让他来决定。”

    机事阁立即联系在外跑路的西斯科。

    没多久,通讯接通了。

    西斯科环视全场,七只眼睛从各个角度扫了众人一眼,看到每个人脸上沉重的脸色,不由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领袖,赤色帝国舰队压境了……”一名心腹将事情解释了一遍。

    说完后,场中静得落针可闻,所有人都等待着他的抉择。

    西斯科深吸一口气,闭上了眼睛,过了一会才慢慢睁开,一字一句道:

    “接待他们,我这就赶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们就是奔着你来的啊!”

    不少人脸色焦急,潜意识里却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假如西斯科继续跑路,不出来承担这份责任,那他们也不知道这件事要怎么收场。

    “他们这么做,就是想逼我回去,黑星和霸者了解我,他们知道我不会置文明于不顾。”西斯科神色恢复了平静,缓缓道:“逃避没有用,我始终是要面对这一劫的,这是失败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露悲愤之色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帝国手上已经有四个俘虏了,直接造访星瞳神族,并不一定是为了捉住我。”西斯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一直不回去,除了观望局势以外,也是认为帝国不一定会冒险对受到和平条约的文明出手。他的大本营虽然扎根在此,但帝国未必会硬碰硬抓他,只是他不想让族群为自己顶替风险,所以不愿意接受族群军队的庇护。可为了以防万一,他也没有离得太远,一直在领土边境徘徊着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我们会开放边境,让舰队护送他们到一颗星球上。”一名统帅语气严肃。

    领土安全对一个文明来说很重要,可此时竟然要主动开放边境迎接来势汹汹的恶客,帝国这番做派无疑是在施压,在座众人都心绪难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没等多久,星瞳神族调遣军队来到边境迎接,大部分赤色帝国舰队留在边境之外。韩萧与赫伯尔率领一部分舰队,随着星瞳神族的部队来到一颗边境殖民星球上。

    星瞳神族明显不想让太多民众知道这件事,飞船直接停在了这颗星球的内部行政区域,在有资格接待两人的使者到来之前,由这颗殖民星的当地领主进行接待工作。

    下了飞船后,这名领主引着韩萧与赫伯尔来到会客室,一路上战战兢兢、如履薄冰,跟在他身后,韩萧能清晰看到他后颈上滑落的汗珠。

    四周的星瞳神族士兵紧张又戒备,死死盯着韩萧与赫伯尔两批人,攥紧了手中的枪械。

    赫伯尔倒是习惯了别人惧怕的眼神,龙骧虎步,一群先锋官跟在身后,大肌霸们凶神恶煞,颇有健身教练组队压马路的既视感,总会给人一种错觉,仿佛他们随时会整齐喊出“游泳健身了解一下”。

    韩萧这边则是四处打量星瞳神族的建筑风格,海拉等近卫官还有四名使徒兵器也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两人都带上了自家的精锐天灾级打手,再旁边则是帝国的军官。

    来到会客室,众人纷纷落座,当地领主擦着汗,小心翼翼道:“使者正在赶来,请各位稍等。”

    赫伯尔像是一座小山,端坐在沙发上,气场强大雄浑,双手抱臂,冷冷道:“西斯科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这、这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当地领主受气势所迫,嗓子眼发堵,几乎当场失态嗦不出话来,勉强开口,才结结巴巴回答了一句,已是汗流如瀑。

    韩萧随手拿起桌上的特产水果,看上去像是个染成蓝色的黄瓜,啃了一口,嚼了两下,咂了咂嘴,旋即又伸手拿起一根,手腕一抖,抛向赫伯尔。

    “我试过了,没毒,放心吃吧。”

    赫伯尔脸皮一抽。

    我这正装逼呢,你给我扔个水果,氛围都被你破坏了!

    还有啊,我一个身强体壮的武道家,需要你一个机械师帮我试毒吗?!

    水果抛了过来,任其掉到地上也不好看,赫伯尔只能闷闷接住,随手扔给身后的先锋官。

    这下赫伯尔也懒得说话了,在那里闭目养神,韩萧也没有开口,老神在在,眯着眼睛,享受着欧若拉在身后按摩着太阳穴。

    气氛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四周的警卫在一开始的戒备之后,见到几人旁若无人的姿态,紧接着涌起了怒火。

    可恶,这些人一点也不把星瞳神族放在眼里!

    特别是黑星这个大恶人,不仅抢走了他们的镇族之宝,竟然还胆敢跑到他们的地盘上,太嚣张了!

    几名警卫握紧枪械,几乎忍不住想朝着韩萧开枪,然而理智阻止了他们。

    形势比人强,赤色帝国目前在破碎星环为所欲为,他们的靠山虚灵教派也吃了亏,此时自然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很快,周围的警卫开始换岗,一名名赶到的天灾级充当起警卫,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,无数双眼睛盯着韩萧与赫伯尔,不敢有丝毫走神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房门被人推开,一名使者带着几个手下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黑星阁下,赫伯尔阁下,赤色帝国的使者,我是负责接待各位的人员,你们可以叫我杰德。”

    杰德微微躬身,语气却是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赫伯尔又睁开了眼睛,还是问相同的问题,“西斯科什么时候到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不清楚,领袖有他自己的行程,可能要几天,也可能要半个月,还请两位稍微等待一段日子,我们提供住宿,如果两位不想留下的话,我们也没意见。”杰德淡淡道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赫伯尔身上炸开气焰,压迫感指数级飙升,仿佛房间里掀起了一阵无形的暴风。

    他冷冷盯着杰德,缓缓道:

    “别敷衍我,西斯科一直在星瞳神族的边境附近,离这个方向不远,我只给你们三天时间,要是见不到人,下场自己掂量。”

    杰德呼吸一窒,被赫伯尔的气势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,咬着牙硬撑,艰难点了点头,“我会向高层转达你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一旁的韩萧睁开眼,抬手让欧若拉后退,饶有兴趣盯着杰德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在你们的网络中逛了一圈,你们似乎很热衷于封锁消息,好像没几个人知道我们造访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杰德想到韩萧的能力,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封锁消息可不好,我来帮你们一手吧。”

    韩萧笑了笑,念头一动,菲利普立即向星瞳神族各大媒体网站投放了数据包,强制宣传几个新闻。

    大致可以概括为“帝国舰队上门问责,星瞳神族胆战心惊!”、“黑星霸者齐至,西斯科竟不敢露面!”、“西斯科畏罪潜逃,竟想抛弃族群!”等震惊部风格的内容,在网上带起了星瞳神族懦弱、西斯科不敢承担责任之类的节奏,让星瞳神族的公民憋屈,打击西斯科的威望。

    以他的虚拟技术,这些消息瞬间打破了舆论封锁,席卷星瞳神族的网络。

    西斯科给他带来巨大的危机,此行过来为帝国立威,韩萧也不会客气,只有西斯科现身,他才会让菲利普消停下来。

    杰德急忙走到一旁,与高层交流了几句,接着重新回到韩萧面前,语气严肃。

    “黑星阁下,请您立即停止这样的行为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下一刻,杰德的脑袋被一只大手抓住,狠狠砸在桌上。

    桌面咔擦崩裂!

    战争领域首席先锋官弗罗瑟斯摁着他的脑袋,冷冷道:“注意你和我们说话的态度,再有下一次,捏碎你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松开手,杰德踉踉跄跄退开,一脸怒容。

    然而形势比人强,他只好忍了下来,一声不吭,拿出手帕擦了擦头上的蓝色鲜血。

    周围的天灾级见到一行人这么嚣张,脸色越发难看,怒火在心里翻涌,但现在牵连的是整个族群,这些人不敢妄动,内心挣扎着,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韩萧眉头一挑,瞥向赫伯尔,眼神仿佛在说:“恶人还是你恶。”

    赫伯尔回了个眼神:“就你屁话多。”

    而在这时,韩萧散播出去的消息在网上引起了轰动,无数星瞳神族公民勃然大怒,有人痛骂帝国欺人太甚,竟然抹黑领袖;有人担心西斯科是不是真的一去不归;有人气愤难当,恨不得立即来到韩萧等人所在的星球当面对质;还有人怒其不争,认为星瞳神族就该强硬,宁为玉碎不为瓦全,杀一杀帝国的嚣张气焰……反正不是他拼命,这建议提得毫无压力。

    无数人日日夜夜想要夺回“镇族之宝”,星瞳神族对韩萧的敌意十分深重,韩萧不介意他们敌视自己,他们越敌视,西斯科的威望就越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杰德没有说话,但房间里一名警卫忍不住了,突然朝着韩萧怒喝:

    “你难道没有一点良知吗?!抢走我们的镇族之宝,还敢来我们这里耀武扬威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纷纷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海拉眼中冷光一闪,正要动手惩戒一番,韩萧却按住了她的手掌,转头看向这名警卫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拉莱姆!”这名警卫明显是豁出去了,情绪十分激动,吼得非常大声。

    “嗯,那你想让我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把我们的镇族之宝还回来!”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韩萧点了点头,拿出进化方块,直接扔到了这名警卫手里,“拿着吧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星瞳神族顿时愣住了,这名警卫不敢置信地盯着手里的进化方块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要吗,现在东西在你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韩萧笑容一敛,“不过我得提醒你,你如果走出这个房间,就是抢走了进化方块,到时候来的可就是帝国的远征舰队了,这样的后果你愿意承担吗?”

    这名警卫脸色转紫,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仗着力量威胁,你心里还有没有一点道义?!”

    韩萧抬手把进化方块吸回手里,摇头道:“你说这是你们的镇族之宝,但这东西不是你们造出来的,就凭拥有很长一段时间,进化方块就属于你们了吗?这是进化者文明的遗产,你们也是捡到的,一样是依靠力量将其据为己有,本质上不是你们的东西,你们却称之为‘镇族之宝’……还有纠正你一点,我没有抢走进化方块,而是你们自己弄丢了,我只是捡到了,拒绝交给别人而已,就像你们当年做的一样,立场的问题,不该以道义为借口,那样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,我们拥有进化方块这么久,早就是它的主人了,西斯科领袖一直与进化方块连接着,这当然是我们的东西!”这名警卫怒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也有几分道理,然而你们没保住自己的东西,被异神抢走了,我并没有高尚到捡到东西就会归还,况且这东西并不是你们文明的心血,我更没什么心理负担……要是你们抢得回去,我不认也不行,然而力量不够,说什么都是空谈,机会我给过你了,你不敢拿走,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韩萧摇摇头,他自问从来不是一个善人,这次过来还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一劳永逸解决进化方块的隐患——借势压人,强迫西斯科解除念力感应!

    至于对错……西斯科多次危及他的性命,事已至此,这个问题已经没有必要纠结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杰德朝这名激动的警卫做了个手势,他虽然也愤怒于“镇族之宝”的丢失,但他更现实,这次帝国是来示威的,想让对方平白无故交出进化方块,那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旁观了这段小插曲,赫伯尔向韩萧扔过来一个眼神:

    “当恶人,你也不差。”

    “共勉共勉。”

    韩萧悄悄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施压不得不嚣张一点,唉,像他这种稳如老狗的低调帅小伙儿,不太习惯这种画风。